欢迎光临本店! 用户登录新用户注册

浏览历史

© 2005-2019 近日在家整理高中时的笔记本,翻出了许多几乎要没了印象的记忆。看着那些啰啰嗦嗦的日记,我像个局外人一样笑出了声。青涩的笔迹和清晰的日期记载中,掺杂了很多有着诗一样外衣的文字,多是写给同学或写给自己的。也有几首是在教师节前夕写给老师的。我的高中过得应该算平平淡淡,但当时却觉得是有味极了。初入校门便结识了园丁孙师傅。他把花园整理得井井有条,从初春到初冬,迎春粉酢浆月季虞美人步步高女贞夜来香菊花等花次第开放漂亮极了。本来我也是只认识月季花的经孙师傅一遍遍地给我讲,便也多认识了几种。花园紧邻着主教学楼南边,四周围着半人高的铁质篱笆,朝南的中间开一小门,径直有一小道,走到最里面则是两棵粗壮的松树。两棵松树静立着巨大的伞盖布下许多绿荫,这里成了我最爱来的地方。因为树荫够宽阔孙师傅便把这临近的花种成半喜光的。花园的格局有点像菜园,成畦地排列着。花园里的花呢除了四季都在的月季,其它的花会因着时节及时更换。我不仅爱那静悄悄无人的松树下,我也爱这开得热闹闹仍然鲜有人来的百花园。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